顶部通栏广告

从被喊下台到追回阿里 李小加用11年告诉你港交所总裁有多难当?

广告位

摘要:“如果为了避免争议,就不改革,这不是我的风格。”——李小加#endText .video-info a{text-decoration:none;color: #000;}#endText .v

摘要:“如果为了避免争议,就不改革,这不是我的风格。”——李小加

#endText .video-info a{text-decoration:none;color: #000;}#endText .video-info a:hover{color:#d34747;}#endText .video-list li{overflow:hidden;float: left; list-style:none; width: 132px;height: 118px; position: relative;margin:8px 3px 0px 0px;}#entText .video-list a,#endText .video-list a:visited{text-decoration:none;color:#fff;}#endText .video-list .overlay{text-align: left; padding: 0px 6px; background-color: #313131; font-size: 12px; width: 120px; position: absolute; bottom: 0px; left: 0px; height: 26px; line-height: 26px; overflow: hidden;color: #fff; }#endText .video-list .on{border-bottom: 8px solid #c4282b;}#endText .video-list .play{width: 20px; height: 20px; background:url(http://static.ws.126.net/video/img14/zhuzhan/play.png);position: absolute;right: 12px; top: 62px;opacity: 0.7; color:#fff;filter:alpha(opacity=70); _background: none; _filter:progid:DXImageTransform.Microsoft.AlphaImageLoader(src=”http://static.ws.126.net/video/img14/zhuzhan/play.png”); }#endText .video-list a:hover .play{opacity: 1;filter:alpha(opacity=100);_filter:progid:DXImageTransform.Microsoft.AlphaImageLoader(src=”http://static.ws.126.net/video/img14/zhuzhan/play.png”);}

从被喊下台到追回阿里李小加用11年告诉你 ——港交所总裁有多难当?(来源:商业小师妹)

    要点速览:

    1、原定于2021年10月届满的李小加,在宣布不再续约后又表示,会在2020年12月31日提前卸任港交所行政总裁,留任董事会高级顾问。

    2、李小加是港交所历史上首位内地背景的行政总裁。当时港媒认为,他能够加强香港和内地之间金融方面的合作。他则一上任就表态将把三成力气投放在配合内地机遇的长远计划上。

    3、李小加在港交所的11年主要做了四件事:“连水”、“换鱼”、跨界,以及让港交所的交易体系更加现代化。他力主的改革,一路伴随着争议。

    4、“连水”是推动香港资本市场与内地资本市场的互联互通,比如沪深港通的推出;“换鱼”是从传统的银行股、房地产股,换成新经济股;“跨界”是从传统股票业务向商品业务跨界,也从香港向国际市场跨界;最后是让港交所的交易体系更加现代化,比如改交易时间、交易系统,以及清算结算的系统的改革。

    5、李小加曾在网志里表示:归根究底,我们需要作出最适合香港、最有利于香港的决定,而不是最安全、最容易的决定。

    Hello,大家好,我是你们没能熬到小米(01810.HK)股价大涨,早早割肉离场,这两天正在痛定思痛的小师妹。不知道你们有没有在港股上市的小米、美团等公司的股票上挣到钱,但今天我们能在中国的资本市场上买到这些公司的股票,还要感谢一个人——李小加。作为港交所的行政总裁,他在2020年12月31日提前卸任,不过仍会留任为董事会高级顾问。

    (图注:2020年12月14日李小加在媒体告别交流会上与媒体交流)

    “我不太想打工了”,这是李小加在媒体告别交流会上说的。小师妹特别八卦地去看了下港交所2019年的财报,李小加当年的年薪是5110万港币。不过对于投行出身的他而言,这份薪酬算不上丰厚。

    (图注:港交所2019年的财报,披露李小加当年的年薪是5110万港币)

    李小加的聘任期本来要到2021年10月才到期,对于提前离职,他说了3个原因。一是寻找接班人不易,需要给港交所更多时间;二是港交所多年播种、辛勤耕耘的结果已经出来,今年是丰收年,各方面都会更放松;三是今年港交所换将成本最低、机会最好。

    小师妹曾在达沃斯论坛(世界经济论坛)上见过李小加,直接观感是他极其繁忙,也比较低调务实。对于他的提前离任,好几位长期关注他的朋友都跟小师妹说,相信他有更大的抱负。

    (图注:在达沃斯论坛上的港交所行政总裁李小加。图源第一财经,摄影/冯迪凡)

    本期,小师妹就来聊聊这位在港交所任职了10年之久,致力于“让中国钱买上世界货,让世界钱买上中国货”的卸任总裁李小加。

    01

    打破传统 推进改革

    ——誓抓内地机遇

    李小加祖籍东北,生于北京,很小就跟支边的父母去了甘肃,做过石油工人和记者,之后出国求学,从华尔街的一名律师一路做到了美银美林中国区总裁、摩根大通中国区主席。

    他是从2010年起正式出任港交所行政总裁的,但在2009年8月已经频频现身,同前行政总裁周文耀一起出席了多个活动,当时被媒体形容为“实习生”。

    (图注:李小加与周文耀)

    要知道,历任港交所总裁均是土生土长的中国香港人,1992年时任联交所主席的李业广带队到北京讲授香港上市规则时,周文耀才刚开始学普通话,介绍自己时还说是“神经总裁”,放在今天大概就是“渣渣辉”的梗了。

    与前任不同,来自内地的李小加,在当时打破了惯例,成为了港交所历史上首位内地背景的行政总裁。当时港媒认为,港交所作出这一选择的大背景正是内地金融发展的新机遇,李小加能够加强香港和内地之间金融方面的合作,尤其能够推动人民币业务。

    而这位投行出身的“实习生”,正式上任后,就做了几件在当时颇具争议的事。

    比如2010年港交所就提出延长交易时间,以便更好地与A股配合,这在当时曾引起不少经纪的不满。直到2012年3月5日,港交所交易时间,由3.5小时增至5.5小时,但受全球经济未见好转的影响,港交所成交额仍然减少。那段时间的他,压力如影随形,也遇到不小的阻力。

    如何协调好与香港本地券商的关系,是摆在他面前的难题之一。毕竟,当时曾有上百名经纪人到港交所针对改革递交请愿信,并高喊“李小加下台”。

    (图注:2012年1月香港证券及期货从业员工会示威抗议港交所实施延长交易时间第二阶段。)

    改革的路,从来都不简单。

    对于港交所而言,有几个关键的时刻。首先是1986年的四所合一,香港联交所正式诞生;其次就是1992年李业广向国务院和中国人民银行“上书”,提出“优质国企”赴港上市的方案,这一建议获得时任国务院副总理朱镕基的支持,之后有了我们现在熟悉的H股。还有就是2000年港交所上市。

    (2000年6月,香港交易所在联交所上市)

    而李小加的独特经历让他一早就打定主意:内地是港交所的机遇所在。

    甫一上任的李小加第一时间就表态将把三成力气投放在配合内地机遇的长远计划。如何抓住内地金融业崛起的机遇,而不是让港交所被边缘化,是香港证券界对李小加的考题。他们期待他能起到“乌贼作用”,活化香港金融业。

    在李小加上任后公布的港交所《战略规划2010年-2012年》中,港交所被明确定位为“致力于成为中国内地客户走向世界,以及国际客户走进中国内地的全球性交易所”,进而配合了内地资本市场的对外开放战略。

    李小加接手时的港交所,看上去似乎不错——2009年至2011年,香港股市IPO筹资额一直居世界首位。然而深究下去,筹资额却在一路走低。

    02

    李小加的野心

    ——连水、换鱼、跨界、突破

    在李小加的媒体告别交流会上,他对自己在港交所的11年做了个总结,他说自己最主要做了四件事,一是“连水”,二是“换鱼”,三是跨界,四则是让港交所的交易体系更加现代化。

    这每一项,背后都透着改革的不易。

    小师妹先来带大家看“连水”。在李小加的比喻里,“水”是指资金,他说金融就是“水利工程师”。而推动香港资本市场与内地资本市场的互联互通就是“连水”。在港交所2013-2015年的战略规划中,“与内地互联”出现在核心的位置。

    阻力依然存在,与内地互联涉及到资本管制开放,比如将境内人民币兑换成港元交易,并非港交所单方面就可以推动的。

    但李小加的性子是认定了的事就一定要去做,也就是说改革一定要进行,“如果为了避免争议,就不改革,这不是我的风格。”

    接下来就是那个广为流传的故事:2014年李小加和时任上交所理事长桂敏杰在茶馆的餐巾纸上画出了沪港通的雏形,用港交所和中登结算的闭环,实现了资本管制下的港股和A股的互联互通。

    尽管2014年11月沪港通刚刚开通的时候一度出现成交清淡,但随着深港通的开通以及税收政策的逐步落实,“互联互通”开始发力。

    (图注:2016年12月香港交易所庆祝深港通启动)

    自沪深港通分别于2014年和2016年开通以来,时至今日,截止到2020年底,北上资金累计净买入1.20万亿元,南向资金累计净买入1.72万亿元。而在沪深港通的基础上,2017年债券通也正式推出。

    互联互通的好处,早已不言而喻,而目前大部分外资也都通过沪深港通参与A股市场。

    再来看“换鱼”,这是要从传统的银行、房地产股,换成新经济股。这一项改革可以说与香港的发展也密切相关。与香港的产业结构类似,港股的上市公司,一度大量是来自金融及地产行业的公司。

    在2007年到2017年的10年间,来自新经济行业的上市公司市值仅占香港市场总市值的3%,而纳斯达克及纽约证券交易所的比例分别为59%及44%。此外,部分增长最快速的制药、生物技术等行业,在香港上市的比例率明显偏低,总市值的占比仅1%。

    这种格局必须打破。

    李小加的药方是:找到港股新经济公司少的症结所在,然后修订《主板上市规则》。

    前面讲过了,改革意味着打破规则,并不容易。

    港交所和阿里的故事,很多人已经听过了。小师妹不再赘述,大意就是转型后的阿里巴巴在重新寻求IPO时,第一考虑是香港。但当时的香港,既不接受同股不同权,更不认可阿里的合伙人制度。被拒的阿里转头就去了纽交所上市。

    (图注:2014年9月19日阿里巴巴集团在纽交所上市)

    在港交所要不要为阿里巴巴改变规则的争议最激烈的时候,李小加曾在2013年9月发表过一篇网志,借着传统先生、创新先生、务实女士、未来小姐、程序先生等数个“梦境”里的角色之口,还原了各方声音,并表达了自己的态度——要作出最适合香港、最有利于香港的决定,而不是最安全、最容易的决定。

    他清醒地意识到,在下一波新经济浪潮中,中国创新型公司将占据相当大的比重。对于香港而言,丢掉一两家上市公司可能不是什么大事,但丢掉整整一代创新型科技公司就是一件大事。

    错失阿里的李小加力排众议,发起了两轮港股IPO改革尝试。最终在2018年4月30日,修订后的《主板上市规则》正式生效,同股不同权架构的公司、未盈利生物科技企业以及寻求在香港第二上市的公司被允许在港股上市。

    这一项改革举措的益处肉眼可见,阿里最终还是登陆了港股,港交所也成为了全球第二大生物科技公司交易中心,而2020年更有多家中概股选择在港股二次上市。

    (图注:2019年11月26日阿里巴巴集团在港交所上市)

    小师妹开篇提到的小米、美团等企业,就受益于港交所“换鱼”理念下的政策改革。

    接下来小师妹要讲的“跨界”,则更是一个惊心动魄的故事。

    李小加曾有另一个比喻,他说股票、债券等资产是“货”,交易所是“场”,港交所的目标是成为一个让中国钱买上世界货,让世界钱买上中国货的场。

    “进上好货”,让港交所跨越传统股票业务向商品业务跨界,也从香港向欧洲国际市场跨界,是他的责任。

    相信大家还有印象,港交所在2019年9月突然单方面宣布对伦敦证券交易所集团的收购计划,引起了伦交所的强烈反弹。

    收购计划尽管失败了,但这在当时引发市场强烈关注,李小加被视为“明知不可为而为之”。

    (图注:2019年10月李小加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港交所放弃收购伦交所)

    但事实上,尽管今天对伦敦金属交易所(LME)的收购成为了港交所的一面招牌,但在2012年,这笔收购竞争激烈,港交所不仅不被看好,还一路艰险。最终13.88亿英镑的收购价,高达181倍的市盈率,在当时被媒体形容为“疯狂”, 反对的声音不在少数。

    (资料图:2011年7月22日,伦敦金属交易所内交易员和工作人员)

    在临别会上,李小加曾表示“港交所做的很多事情,开始时就已经觉得很进取(ambitious),做成的时候很感恩,没有哪件事是觉得必然要做成的。”

    最后一个突破,则是指让港交所的交易体系更加现代化。李小加说,“在第四个突破里面,大概有三个小的改变。第一交易时间改了,第二交易系统改了,第三清算结算的系统,也就是新股结算周期从T+5向T+1的改革。”

    商业无捷径,资本最无情。

    李小加的任期结束了,港交所的发展还在继续。小师妹去看了看港交所《战略规划2019-2021》的简报,在这三年里,“立足中国、连接全球、拥抱科技”是主要战略。

    港交所的愿景,则是做国际领先的亚洲时区交易所,连接中国与世界。巧合的是,时任香港特别行政区行政长官梁振英也曾在2015年说过,香港未来仍定位在连接中国与世界。

    为您推荐

    返回顶部